格兰仕员工打砸工厂并非酒后闹事 300多人已辞职

 公司新闻     |      2020-02-24 18:55

  与此同时,美的工厂也出现“工人主动停工”,格力则被曝克扣员工数千万奖金,被扣上“血汗工厂”的帽子。

  中国家电制造业在内销不畅、“人口红利”逐渐流失的大背景下,进入了严峻的调整期,类似现象未来可能会再度上演。新京报记者 李媛

  4月15日,一条图文并茂的帖子被广泛转发。帖子爆料称,4月14日,格兰仕(中山)电器有限公司约2000名工人从凌晨零点开始,将宿舍、饭堂、车间流水线、超市、大门、电动叉车、警车以及办公室电脑设备等悉数砸毁,工厂所有保安跑光,一直持续到凌晨6点,有大批特警进厂戒备,公司总裁亲自到厂道歉。

  打砸事件在网上传开。格兰仕官方随即发出一份声明,称此次是“200多名员工聚集事件”,并将原因归咎于新员工酒后闹事。“闹事员工极少,真正打砸的仅有几名员工。闹事员工仅对厂区内的自动贩卖机、小卖部设施等进行打砸。事件中无任何人员损伤。企业采取理解、关心、爱护的柔性处理办法,通过与员工恳谈对线点平息事态。”

  “并不是因为酒后闹事,参与的也远远不止200人。”事发后,已经辞工回家的小黄对新京报记者说。

  小黄回忆,那天打砸持续了整个晚上,一开始有一个宿舍的人起哄说“这个厂太黑了,坑我们”,然后两三个宿舍的人都加入进来。

  “其实,事发的主要原因是格兰仕给的工资很低,只给原来招工时承诺的三分之二,招工时说3000-4500元,每个星期都有休息,包吃包住,可是进来后根本不是这样。”至今,小黄依然愤愤不平,“一个月才2500-3000元,新宝5代理白班夜班轮倒,星期天也要上班,每天工作10个小时,吃宵夜也要自己掏钱。”

  小黄说,事发第二天,他和很多朋友都辞职了。据了解,此次事发地点—格兰仕中山厂区因为微波炉的扩产,2014年刚刚正式投产,到目前为止仅有数月。

  目前,格兰仕300多名中山厂员工已经辞工,有的回家,有的去了别的城市,找新活儿,而格兰仕的生产线则依然开动着。

  格兰仕是位于广东的民营企业,主要生产微波炉、空调、冰箱和洗衣机,它的微波炉曾连续12年在中国市场销量第一。发展到今天,格兰仕一直不变的主要竞争策略就是价格战,也因此在业内获得了“价格屠夫”的称号。

  据媒体报道,原格兰仕董事长梁庆德的思路是,格兰仕要做到微波炉产品的全球垄断,铆足力气一个拳头打人。“做绝、做穿、做烂市场,在单一产品上形成不可超越的绝对优势。”而格兰仕原副总裁俞尧昌则这样评说价格战:“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就是要使这个产业没有投资价值。”

  1996年8月,格兰仕微波炉第一次降价,平均降幅达40%,当时一台松下微波炉在中国市场售价为3000元以上,而格兰仕微波炉的价格则控制在1600元左右,仅相当于前者的1/2。此后7年间,格兰仕共进行了9次大规模降价,每次降价幅度一般都在30%-40%。1999年,格兰仕独享国内市场70%以上市场份额,把国内市场微波炉生产厂商数量从100家打到不足30家。

  杀敌一万,自损三千。格兰仕疯狂杀价的同时,1999年格兰仕的利润率也大幅降低。近几年,格兰仕将价格战策略蔓延至空调、冰洗行业,但战线扩大后,业绩却并不好。据媒体报道,2011年格兰仕营业额在2010年的基础上有所增长,但增长率小于前几年,净利润由于原材料成本升高等原因,跟2010年基本持平。

  家电专家刘步尘说,微波炉在格兰仕的业务占主要部分,但该产品在中国已经走过了高速扩张时期。格兰仕后来转向空调、洗衣机等大白电,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并不高,企业没有定价权而且始终奉行低价策略,营收堪忧。

  “整体缺钱的情况下,格兰仕近几年还常把低价当成营销噱头。”刘步尘说,“2012年,格兰仕推出售价999元的6公斤滚筒洗衣机,仅为同样规格国产品牌的1/3,外资品牌的1/5。很多品牌商曾表示,999元的滚筒洗衣机并不赚钱,格兰仕这款洗衣机的实际产量也相当少,目的只是以此为噱头,吸引消费者买其他型号。”

  刘步尘说,这些年,格兰仕正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没钱做研发,产品上没有突破,于是不得不降价,降价又进而影响利润,这种状况下,原来给工人的承诺就自然会面临压力。格兰仕应该跳出这个怪圈。

  几乎与格兰仕打砸事件发生在同一时间,广东美的集团、珠海格力电器也被爆出劳资关系问题。

  4月15日,格兰仕打砸第二天,顺德美的生活电器事业部五金车间也发生了数百员工主动停工事件,抗议工资降低。4月17日,格力电器被曝克扣员工数千万奖金,涉嫌违规压榨员工,并被扣上“血汗工厂”的帽子。

  随后美的、格力相继给出回应。美的集团说,部分员工对工资薪酬确实存在疑问,生活电器事业部第一时间与员工进行沟通,解决方案已获员工认可。格力电器当家人董明珠也回应说,格力电器一直敞开大门,欢迎全国的媒体来珠海实地监督。

  “这些事件反映了中国制造业的困境,压力才刚刚开始。”一位不愿具名的家电从业人士称,“中国制造业需要调整和转型,如果在员工福利、待遇方面没有做出长远安排,这种压力会更加激化,这样的现象可能会持续发生。”

  家电制造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2011年来,内销市场并不景气,增长难达预期。很多企业的价格走的是中端路线,市场上的高端产品多被外资霸占,这导致产品的毛利空间小,企业盈利能力和运营效率下滑。

  宏观环境也不乐观。过去劳动力总量大、成本低是中国制造业的优势,随着人口结构变化,这一“人口红利”在不断消失。

  家电制造业会走向何方?业内分析认为,单靠拼低价、拼规模,员工低薪低福利的旧有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企业应该从粗放式经营向品牌化经营转型,从低端向高端转型。

  “调整转型的过程很痛苦,可能会出现新一轮行业洗牌,一些企业会被洗掉,在目前的数量上缩减一半。”前述家电业人士说,“短期内,中国家电制造业要实现毛利大幅提升,实现结构转型,还相当困难,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需要更加开放的市场环境支持企业优胜劣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