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钢价或前高后低 整体价格和盈利重心继续下

 行业动态     |      2020-02-11 03:32

  供应层面,当前钢铁行业已进入后供给侧时代,去产能及环保限产政策对钢铁供应形成的影响正逐步减弱,超过7000万吨的产能将在2020年集中投产,考虑到新投产设备的工艺技术提升以及部分退出产能是前期已退出的产能,整体钢铁产能仍会上升,产量释放情况取决于需求。

  需求层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仍强调要“房住不炒”, 地产融资明显收紧,明年房地产投资及新开工将继续回落。明年逆周期调节政策的首要着力点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基建投资增速有望回升,但资金和债务对基建投资增速仍会形成制约。汽车、家电景气度将略有好转,但整体制造业投资增速仍将维持低位。

  成本层面,2020年四大矿山产量恢复性增长,预计全球铁矿石新增产量将达到6000万吨,铁矿石价格重心或将下移;焦炭产能仍有增量,同时去产能政策也将加码,价格表现有望偏强。废钢供应偏紧的局面难以改变,电炉钢成本或仍将是钢价的重要支撑。

  政策层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20年仍要打好三大攻坚战,污染防治力度不减,环保限产对钢铁供应节奏仍会有一定影响。同时,2020年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明年国内货币及财政政策有望进一步宽松。

  预计2020年国内钢材价格的主要驱动仍在于需求端,在产能充裕的情况下,产量释放情况取决于需求及成本,钢材价格和行业盈利重心继续小幅下移。在下半年钢铁产能置换集中投放,地产投资转弱的局面下,预计2020年下半年钢价走势或将弱于上半年,全年价格呈现前高后低走势。预计2020年螺纹、热卷期货主力合约波动区间在3000-3800元之间,现货价格波动在3200-4000元之间。2020年市场关注的焦点是下游房地产、基建、汽车等行业表现,钢铁新增产能投放,以及废钢供应等。

  回顾2019年钢价走势,基本符合去年末我们年报给出的“钢价整体价格和利润水平重心下移,波动幅度收窄”的判断,全年钢材价格波动幅度收窄,涨跌节奏变化加快,价格和行业盈利重心均出现下行。截止2019年12月20日,上海市场20mm螺纹和5.5mm热卷价格分别为3860元/吨和3880元/吨,较去年末分别上涨50元/吨和240元/吨,涨幅分别为1.31%和6.59%;上海市场20mm螺纹和5.5mm热卷全年均价分别为3885元/吨和3776元/吨,较2018年分别下跌248元/吨和308元/吨,跌幅分别为5.68%和7.7%。1-10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1588亿元,同比下降34.1%;销售利润率4.5%,较上年同期下降3.1个百分点。

  相对于前几年,2019年需求端的变化对钢材价格波动影响最为直接,全年房地产市场表现出非常强的韧性,汽车行业则表现持续低迷,使得全年多数时候螺纹表现强于热卷。而11月房地产新开工转负,汽车产量则由负转正,使得在年末阶段热卷表现明显强于螺纹。

  从具体运行节奏来看,年初国内宏观层面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央行货币政策宽松,地产、基建投资增速回升,产业层面淡水河谷矿难引发矿价大幅上涨,市场悲观预期不断修复,带动期现货价格震荡上涨,5月初上海市场螺纹、热卷价格分别达到4150元/吨和4070元/吨的年内高点。随后在地产投资增速回落,以及粗钢产量连创新高影响下,国内钢价转入下跌趋势。不过地产韧性依然较好,且环保限产仍阶段性对市场形成扰动,钢价下跌并不流畅,其中在6月及9月还出现两波200-300元/吨的反弹,但整体5-10月份钢价重心不断下移,且热卷价格跌幅明显大于螺纹。今年上海市场全年的最低价螺纹为8月底的3580元/吨,热卷为10月下旬的3500元/吨。进入11月份市场供需错配明显,10月份粗钢产量同比、环比均负增长,10月份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速超20%,加之运输紧张导致资源跨区域流通受阻,南方市场资源规格持续紧缺,螺纹价格大幅上涨。12月份强势品种转向热卷,终端汽车、家电行业补库以及运输不畅,华东、华南市场热卷库存降至年内新低,热卷价格强势上涨,螺纹则因地产新开工转负以及需求季节性下滑影响价格出现下跌。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2019年前4个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及新开工面积累计增速稳步提升,且都在4月达到年内最高值。其中,1-4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速达到11.9%,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额当月同比数据3、4月达到11.98%的年内最高点; 1-4月房屋新开工面积累计同比增速达到最高点13.1%,房屋新开工面积当月同比增速在3月达到最高值18.06%,4月小幅下降至15.5%,整体维持高位,在金三银四的旺季需求带动下,库存去化较为顺利,螺纹期现货价格震荡走高。

  5-11月,房地产开发投资累计增速除在9月持平外,其他月份均连续下降;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速除10月回升外,其他月份均连续下降。在投资增速下行的影响下,5-10月份螺纹现货价格整体呈现震荡下跌走势。而10月份房屋新开工当月增速达到23.23%的年内新高,11月份又同比下降2.88%,为2017年11月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与此相对应的是螺纹现货价格在11月份大幅上涨,12月又转入震荡下跌。

  2019年,汽车行业表现较为低迷,产销增速持续同比负增长。1-11月汽车产量累计为2285.8万辆,同比下降9.6%,汽车销量累计2311万辆,同比下降9.1%。汽车行业的低迷表现,也使得全年多数时候热卷价格表现弱于螺纹。

  不过下半年以来汽车行业表现边际有所改善,产销同比降幅收窄,1-6月份汽车产销同比分别下降14.2%和12.4%,至11月降幅均收窄至10%以内。尤其是11月当月汽车产量实现同比增长3.8%,为2018年7月以来首次月度产量出现正增长,这也是带动年末热卷价格整体表现强于螺纹的重要原因。

  2018年环保限产持续强化,成为影响钢价走势的主要逻辑,2019年随着钢厂环保设备的更新以及高层更多强调不能“一刀切”,环保限产供应端的影响也有所减弱,钢价多数时候重回需求端主导。新宝5登录不过在2019年仍有两次强有力的环保限产动作,对钢价走势形成阶段性明显扰动。一是6月末唐山市政府出台《关于做好全市钢铁企业停限产工作的通知》,政策重回“一刀切”,要求绩效评级为A类的钢厂高炉限产20%,其余钢厂限产比例不低于50%,高炉要求扒炉停产,引发市场对供应端收缩的预期,带动螺纹盘面价格上涨至年内最高水平。二是临近70年大庆前后,各地限产政策持续加码,节日前后对铁水的影响接近400万吨,引发螺纹盘面在国庆节前出现一波强势拉涨。

  除了环保限产政策以外,运输新政也对成材的供应形成扰动,10月无锡高架桥事件使得全国超载治理加严,多地运费大幅上涨,物流紧张,11-12月份螺纹、热卷出现供需错配。11月份华东、华南螺纹需求超预期,北方材资源受物流紧张原因不能及时南下,南方市场螺纹资源规格非常短缺,广州螺纹价格一度涨至4900元/吨的多年新高水平,杭州螺纹价格也涨至4200元/吨的年内高点。螺纹的高价格吸引了北方港口优先发运螺纹,热卷发货很少,导致12月份南方市场热卷库存持续下降,资源紧缺以及终端补库带动热卷价格在12月出现一波强势上涨。

  2019年,全球经济贸易增速显著放缓,全球经济增速逐季降低,全年 GDP 增长预计在2.6%左右,创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再宽松”,超过 30 个国家或地区先后宣布降息,其中美联储由2018年的加息改为2019 年的连续三次降息,欧洲央行再次下调负利率,日本央行修改前瞻指引,印度、俄罗斯、菲律宾等国也多次降息。全球货币宽松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融资利率,刺激消费和投资,带动经济增长。2020年全球经济有望出现温和回升,但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

  2020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是三大攻坚战的最后一年。对于外部环境存在不确定性的2020年来说,保持国内经济和社会发展稳定尤为重要,12月的中央经济会议继续提到了全面做好“六稳”工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这也奠定了明年以稳为主的经济工作主线。其中“稳”体现在稳增长、加大专项债发行规模、继续减税降费三个方面。稳增长的重心是稳基建,国务院在稳基建方面出台一系列措施,在融资领域,为进一步疏通融资渠道,放宽重大基建项目的资本金的调降比例。在配套资金方面,政策性银行加大对基建的投资贷款力度。激发地方政府稳基建的积极性。预计中国经济(GDP)2019年增长6.2%左右,2020年增长6.0%左右,较今年小幅下降。

  供应层面,当前钢铁行业已进入后供给侧时代,去产能及环保限产政策对钢铁供应形成的影响正逐步减弱,超过7000万吨的产能将在2020年集中投产,考虑到新投产设备的工艺技术提升以及部分退出产能是前期已退出的产能,整体钢铁产能仍会上升,产量释放情况取决于需求。

  需求层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仍强调要“房住不炒”, 地产融资明显收紧,明年房地产投资及新开工将继续回落。明年逆周期调节政策的首要着力点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基建投资增速有望回升,但资金和债务对基建投资增速仍会形成制约。汽车、家电景气度将略有好转,但整体制造业投资增速仍将维持低位。

  成本层面,2020年四大矿山产量恢复性增长,预计全球铁矿石新增产量将达到6000万吨,铁矿石价格重心或将下移;焦炭产能仍有增量,同时去产能政策也将加码,价格表现有望偏强。废钢供应偏紧的局面难以改变,电炉钢成本或仍将是钢价的重要支撑。

  政策层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20年仍要打好三大攻坚战,污染防治力度不减,环保限产对钢铁供应节奏仍会有一定影响。同时,2020年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明年国内货币及财政政策有望进一步宽松。